雪夜,灵动的合弦,你倾听,可否依旧黯然。   梅夜,冷馥的凝香,你馨嗅,可否依旧伫盼。   一剪寒梅,一笺湿绪,一段梅香,一眉弯愁,雪未散,人不见,为有暗香来。   已月斜轻帐,诗行长卷,品尝若你一样的水韵古典,在这样朦胧的夜晚,还该不应示知你?   已宝马嘶风,小荷擎雨,追想若你一样的淡毓矜持,在这样相思的夜晚,还该不应示知你?   已雨香袅袅,红炉煮茗,等待若你一样的梦里江南,在这样回忆的夜晚,还该不应示知你?   你依恋的是什么?霓虹千街亦或山清水秀?   每个人都有凡念,怎能说你错了,若你心累了,我依旧在枫桥等你,寒山寺的梵唱,一起风轻云淡……   你呜咽的是什么?高歌取醉亦或曲水流月?   每个人都有挑选,怎能说你不仁,若你心懂了,我依旧在乌衣巷等你,一油伞的隽永,插一枝杏花,一起暗香盈袖……   通宵,究竟是我的苦处仍是雪的苦处。已的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酿成了一颗有毒的草莓,有毒的思念,更行更远还生。若有一天我中毒太深,你找不到我,就到水之湄吧,那一孔虹桥下的那一叶等风轻舟,会载给你细水长流的安慰。爱是两个人的灵犀,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。   其实很想与你一起,对饮葡萄美酒。芙蓉玉碗,莲子金杯,邀月白风清奉陪,天上人间。   其实很想与你一起,欣看篱外花开。涧水依痕,浣女起瑶,邀蜂媒蝶使春闹,月圆此夕。   其实很想与你一起,寻踏澹春酥雪。一品天妆,鸿鸟润玉,邀冷指歌乐添兴,别样唇语。   罢了,罢了,人虽怜,雪开无痕,惟独香仍旧。你还好吗?说好不想你,一任流年空水漫漫,笑没了,泪干了,神黯了,心麻了,通宵就安慰自身说是一次例外吧,而过了这个雪季我会真的把你遗忘,我只是你的乘客,驶进了目生的都邑。   遗忘,那曾凝息的感觉。   遗忘,那曾和顺的曲线。   遗忘,那曾心慌的触盼。   遗忘……   要遗忘的太多,先忘什么?后忘什么?明天忘了什么?明天该忘什么?明天会忘什么?我已中毒成瘾,戒不掉了,戒不掉啊,再回看我一眼好吗?越走不进你的心就越容易被你餍足,其实宁愿不被你在意,只需每天能看到你,尽管很痛楚。夜深了,雪都睡了,这个例外的夜晚说了许多连我自身都觉得意外的话,你也入梦吧。诗人写到:夜月一帘幽梦,东风十里柔情,很美的境与情,若你已入我怀岸般细润。通宵无月有梅,就送你一帘梅梦共心梦,一抹梅香伴体香,一袭梅色慰夜色。   记得很早前,你要我走到任何地方都带着你,你说长这么大到阅历第一份感情都不曾受过毁伤,以是不要拜别,你宁愿我变坏把你毁了,也不要我离开了你而你自身把自身毁了,我激动于你的语言,暗暗意定,终身相随。如琴湖我最爱的地方,不如莫愁湖听起来都带着淡淡的难过。曾想带你去那湖那水,一座草月花坊,临水而居,心善若水,三月草长,四月莺歌,涤纤华,去紫陌,品你品水品莺歌,看草看花看月落,已足惜,别无求。   而这一刻究竟会停在那里?   别人等待我默然,不堪忍听通宵歌,你可悠然心会?旋启窗,无端馨暗度,但见玉液盈樽,芳醇飘荡,谁解唇边怅?   夜瑰光杯美,却已不凝胭脂雪瘦香。   忆雪,赋梅笺,一片片,一阙阙,自眉间,自心上。   相关专题:夜 顶一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