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空间优美日记:闻香识女人   香一字,似乎总与女人相关。香水,香薰,香花等等,无不是女人喜爱的物品。怪不得说:闻香识女人。这是有道理的。   一个香字,隐约地,就显露出一股子香来。或浓或淡;或清新或妩媚。如“金陵十三?O”的良人般,着一袭旗袍,就这么袅袅娜娜,摇曳生姿地走来,伴着吴侬软语,将杨柳般的细腰扭到艳香四溢。   香用来做什么也是好地。身上用的香水,食物用的香料,连那寺庙也要用那一柱柱地香,将一座座大庙熏得香烟缭绕,菩萨也慈目低眉起来,一脸地祥和海涵。而心中最喜地,却是能于家中的书房内,用了一个古旧的铜制的小香炉,有三个脚,有两个环;在内中,焚了一点点香。就着这丝丝缕缕的香气,弹奏一段古筝,或是捧一本线装的旧书。看不懂也不打紧,就着这氛围,稍事走一下神就好,感悟一份禅意,感怀一种古意,这样就好。   香这个字是怎么都好的。好的那么讨巧,好得简直自作掩饰。只有一件,切勿用了这香字来做了人的名字。那么美,那么有味道的一个字,加了什么春呀秋地,成了人名,春香?秋香?怎么看怎么地俗到了骨子里去。也有用了好的,只是极少。像“还珠格格”内中有个唤“含香”的香妃,这个香字给她用来,又是那千般百般地好。“香妃”?想想也是那倾国倾城地色呀,只可惜,演完香妃,这良人便随了那胡蝶,天涯去了。可见,女人太美了也是弗成,多少得有些炊火气,这样的美才耐患有久远。   而最千姿百态,最万般风情,最香的香,想来总是香水。   打小,我就是爱漂亮地。爱到连味道也不肯落下。   几岁的小人儿,就喜爱香香地进来。那时,也不见小城有什么香水之类的卖。却是每到夏日,父亲单元总要派发一些消暑物品。其中便有一小瓶花露水,还记得叫施美花露水,上海出的。彼时,这个小瓶,即是我的至爱了。每天晚上洗完澡,总是要喷上一些方肯罢休地。最怪地就是用香的人不论往自各儿身上用多少地香,本身也是不太能闻到。或许这就是所谓的“只缘身在此山中”吧!因而每次我总是不停地不停地往本身身上喷那花露水,必定要本身能闻到了方肯罢休。这个时候,一出门去,就要将别人给熏晕了去。父亲笑骂:小鬼,你这是往身上喷了整瓶呢!当前,便学乖了,再也不死命地往身上喷那么多了,也懂得了毫发不爽。这就是我最初的用香,用了那花露水的香!   再大了些,长成了?女。这时候分小城也有了些不知名的香水。便省了那零花钱,谨严地买了。也切实不懂得要怎么的香水,只是喜爱清淡些,清淡些,淡到若有若无就好。从此,便习气携了那香进来,与它肌肤相亲,与它抵死绸缪。   总以为女人必定得是香香地。既然不克不迭如那香妃一般,本身就携了体香而来,那至多,我们仍是可以

呐喊用些香水地。却又不克不迭乱花,良人用错了香,就比方找错了男人。怎么看怎么过错,怎么用怎么顺当;非但不克不迭为你减色,却是可以

呐喊成一大败笔!以是女人用香 ,就得像找男人同样,得睁大了眼,摒住了呼吸,细细地挑,细细地品。不克不迭将就,也不克不迭对付,必定要用到最最合适本身的那一款。如你就是香,香就是你。你们两个,谁离了谁也弗成。让人于千万人之间,即便闭着双眼,只需用鼻息一探,便晓得,原来,你在这里。   闻香识女人,想必就是如此。   再大了,离了家园,也还用香,却不似?女时期般,一日也不肯放过了,间或也会有忽略。   一次回家,初恋的人儿相约吃饭。席间突然道:“咦,怎么明天你的味道过错了?少了些香味儿呢。”那日恰恰没用香。久此外人也一下就感觉出来。是呀,明天我的味道过错,就像已经的爱也味道过错。我失了香味,爱也失了香味。总之,都成了过去,再不复夙昔了!   随着年齿及生活的改变,我的用香也改变着。   芳华的时候,张扬招摇,本身就是一股香,一股女人香。却仍是要用一种香来搭配本身。就比方再好的食物,也总是要用些配料来搭配一下,如此方能制成最美地好菜。我也是,总想用最合适本身的香,让本身与香相得益彰。   那一阵,一贯用的是台湾出的一款香水,有很好听的名字“D药”!一度,我迷惑,毕竟是爱上了它的名字,仍是爱它的味道。“D药”,一听就让人迷恋到了骨子里去。宛如彷佛一柄来自战国的软剑,直直地就要刺到你的心里去,让你迷乱又痛楚,偏又带着些挥之不去地诱惑!   一日,久不见面的友人约了咖啡厅闲聊。突然深呼吸,问道:“你是用了什么香水,怎么这么地诱惑人?”   我答:“D药”。   “D药?你本身就已是一剂D药了,还要用D药,岂不让人死得不回旋扭转地余地!”友人抛来这段话。顿时,心里又得意起来。嘿!我就是要做一剂D药,就是要人死得不回旋扭转的余地!   那时的年纪,总以为“D药”是我最佳的良知。有些儿模糊,有些儿风情,还有些儿D意。   这几年,却是再也不用“D药”了。毕竟少了那份招摇的气息。往常只用两种香水。夏天是迪奥的花漾甜心淡香水,其余三季用香奈儿的COCO小姐。两个香水都有些花蜜一般的甜,COCO小姐稍浓,花漾甜心是淡淡的甜美,浪漫,粗俗。我总想在任何时候都用对本身的香。惟恐人误了香,也怕香误了人!   岁月总在不经意间就促逝去,如白驹过隙。许多货色,许多兴味也都随着岁月的流失离散在我人命地各个角落。惟有用香,却是一贯也不肯放下,随着年纪的增长,反倒到了有些偏执的境地了。   前些年,上着班。每日出门,必定要往身上洒了香水才肯出门去。哪天因匆仓促而忘了,若时间答应,必定要回去喷了再出来。若时间不答应,这一天,便犹如丢了三魂七魄一般,怎么也静不下心来,什么事也没心思去做!可见,我对用香是这样地牵肠挂肚呀!   那香,简直就是另一个本身,用了另一种状态,隐藏在这人间的另一个角落。你叫我舍了它,怎么可以

呐喊?   相关专题:女人 顶一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